罚单与IPO齐飞 云集上市还需扫清哪些障碍?

日期:2019-11-23编辑作者:零售电商

  罚单与IPO齐飞 云集上市还需扫清哪些障碍?

  自拼多多上市以来,社交电商这股热潮便一直暗流涌动。近期,社交电商领域出现严重的两极分化现象,一方面,“花生日记”涉嫌传销遭重罚、“云集品”传销团伙被警方一窝端,给整个行业蒙上一层阴影;另一方面,昔日的社交电商平台“云集”递交赴美IPO招股书,上市进程加速,又让外界看到社交电商的发展曙光。

  不过,对云集而言,即便其已提交了招股书,也并不意味着就可以高枕无忧安心等待上市。

  业内观察人士指出,此前云集也曾陷入“传销”风波并吃下近千万元罚单,虽然云集已宣称转型,但新模式仍靠社交驱动,未来或许还将面临政策合规性问题。此外,云集还面临社交电商普遍存在的盈利难题,这无疑都将成为其闯关上市的障碍。

  

巨额罚单与IPO齐飞,社交电商上演冰与火之歌

 

  日前,电商导购App“花生日记”因涉嫌传销(直销)违法行为,背后的运营公司“广州花生日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被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改正,并累计罚没7456.58万元。经查,自2017年7月起,花生日记便通过设定“平台(分公司)—运营商—超级会员—超级会员… …超级会员”的层级式管理架构,采取多层级佣金计提制度和会员升级费用等手段。

  此后大约一年时间,“花生日记”APP平台便形成了3.15万个以运营商为塔尖的金字塔结构,会员总数达2153.3万人。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,几乎所有会员的组织结构都到了三级及以上层级,层级最多的链条甚至已发展至51层。

  数日后,社交电商领域又一平台“云集品”因网络传销被深圳警方直接端掉。根据警情通报,该平台人员以“共享经济”、“新销售”为幌子成立公司,要求会员缴纳一定费用取得加入资格,通过设立多等级的会员制度组成层级,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返利依据,引诱他人参与并骗取财物,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犯罪。

  短短一周时间内,接连两个社交电商平台被定性为“传销”,一度令人质疑整个社交电商行业内相关平台的发展模式。

  巧合的是,就在“云集品”因网络传销被端当天,另一曾陷入传销风波的社交电商平台“云集”却传来已赴美递交招股书的消息。这意味着,云集将成为继拼多多之后,又一家拟赴美上市的社交电商平台。

  “云集和花生日记的模式其实很像,它们最大的共同点在于三级分销模式,处于法律规定的传销模式边界。”艾媒咨询CEO张毅对记者表示,“我不排斥社交电商,并认为这是未来的发展趋势,但(平台)一定要注意避开法律灰色地带。”

  

云集转型为会员电商,新模式存争议

 

  据了解,云集成立于2015年5月,作为社交电商的先行者,云集比拼多多成立的时间还早了4个月。成立之初,云集微店采用S2B2C模式为微商卖家提供货源,用性价比+精选SKU吸引用户,并以招募微商店主发展人员方式获客交易。这一分销模式助推云集微店迅猛扩张,连续两年销售额增速超过500%,但也正是这一发展人员的方式被质疑传销、给平台发展埋下隐患。

  2017年5月,云集因涉嫌传销收到了杭州市工商部门开出的958万元巨额罚单,且其公众平台订阅号和服务号也被微信平台永久封号。随后,云集CEO肖尚略在公开信中表示,“这张罚单是针对云集微店两年前的App销售模式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张罚单是我们为探索社交电商发展交出的学费。”

  为了尽快摘掉“传销”的帽子,为今后上市的合规化铺路,云集着力开始转型。2018年10月,肖尚略发内部信正式对外宣称,云集正从社交电商向会员电商转型,他同时强调,会员电商将是未来社交电商的主流形态。

  上述观察人士分析称,尽管云集一直竭力证明自己的经营模式没有问题,不过在外界看来,换上“会员电商”外衣的云集,其发展内核依旧是靠社交驱动,实在很难与社交电商脱开关系。

  对此,云集在招股书中做了详尽的风险提示,称“如果我们的商业模式被发现违反了适用的法律法规,我们的业务、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。”

  在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看来,尽管云集微店调整后的模式变成了经理、主管、店主三个层级,但经理还是从下线即主管和店主的缴费计酬,主管从下线店主的缴费中计酬,仍具有传销的本质。

  不过,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,云集微店利用了社交分销的模式做电商,确实是在销售产品。而且,目前云集的层级并没有超过三级,不太可能涉嫌传销。

  

成立至今持续亏损,盈利难题待解

 

  除了模式仍存争议之外,云集的业绩问题也备受外界关注。据了解,云集目前还是按照补贴市场、亏损经营的互联网创业模式来运作,成立至今始终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根据云集公布的招股书,不管是成交总额、订单量还是总营收,最近三年云集的表现都算亮眼。2016年至2018年,云集的GMV(成交总额)分别为18亿、96亿和227亿,总订单量分别为1350万、7580万和1.53亿;总营收则分别12.84亿元、64.44亿元和130.15亿元。

  在用户数方面,2016年至2018年,云集的买家数量分别为250万、1690万与2320万,始终维持着较高增长水平;付费会员则分别是90万、290万和740万。同时,云集用户的复购率达93.6%,2018年平均客单价超过978元。

  但与其他社交电商平台一样,云集也仍未跨过“盈利”这道门槛。最近三年,云集的净亏损分别为2466.8万元、1.05亿元和5632.6万元。虽然2018年云集的亏损同比有所收窄,但如何提振投资者信心仍是摆在云集面前的一道障碍。

  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,云集也指出,公司过去曾发生过净亏损,将来可能会继续遭受亏损,且不能保证将来能够从经营活动中产生净利润或正现金流。

  “一般而言,美股市场对企业盈利与否并不太看重,它更看重企业的品牌价值和可持续发展等指标。”上述观察人士对记者指出,“但云集的品牌曾因工商处罚而蒙羞,这是它最大的硬伤,可能会间接影响人们对于其盈利能力的考量权重。”

  对此,北京亿达(上海)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表示,云集上市实际上在走拼多多曾走过的路,也和拼多多曾经面临的问题相近;除了经营模式的问题以外,用户增长的瓶颈也是云集面临的一大痛点。他指出,如何真正实现盈利,才是社交电商行业本身未来能长久发展的根源。

本文由名动天下电商快讯发布于零售电商,转载请注明出处:罚单与IPO齐飞 云集上市还需扫清哪些障碍?

关键词: 零售电商

手机聊天Snapchat被迫开网店卖货

手机聊天Snapchat被迫开网店卖货 包括WhatsApp、Snapchat在内,全世界的手机聊天工具在营收模式上遭遇了困难,主要原因...

详细>>

恒隆广场2019上半年租金披露 昆明项目年内开业

联商网消息:虽然收入和净利同比均下滑,但租金物业撑起了整片天。从恒隆集团2019年度中期业绩报我们看出了恒隆...

详细>>

零售电商联通3G提速:移动电商大战爆发

联通3G提速:移动电商大战爆发 近日,中国联通广东公司宣布对现有宽带进行提速升级,率先在广州、深圳两地市开...

详细>>

医药电商玩起新零售 打造未来药店

(网经社讯)在互联网应用日益普及的今天,单一的线上电商已逐渐变成传统,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模式成为业界探索...

详细>>